传递


兴发官网新闻网 来源:兴发官网新闻网 编辑:廖俊聪 2021年03月05日 09:16

□ 慈诗贵

老张,人称张瘸子。多年前稳稳当当地出了一趟门,十来天后却瘸着一条腿回家,原本光洁的脸上也留下了条条划痕。街坊有人问起,他总是打着哈哈,一来二去,那些人也很识趣不再谈论,见了面调笑着打个招呼:“张瘸子,忙啥呢?”他呵呵一笑,也不见气,仿佛瘸子就是他与生俱来的名号。

张瘸子生长在一小镇上,父亲是一泥瓦匠,一人拉扯着一家老小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一天,父亲就着几碟小菜,端着酒杯叹息道:“你上海老舅中风瘫了,往后不能再接济我们了,你们几个娃明年的学费咋办?唉。”

此后一段时间,张瘸子经常被同一个梦惊醒:弟妹们耷拉着脑袋流浪街头,见人就说,我想上学,我想上学。

张瘸子不相信这就是命运,但拗不过现实中的无奈,终究在他即将升入初三的那一年辍了学,跟随淘金的人来到了南方的那座小镇。临行的那一天,父亲说:“老大,爸对不住你啊!”张瘸子抹了一把泪想说点什么,可喉咙像被山芋堵住似的,噎着说不出一句话,转身走出了家门。他听到弟妹们的哭喊声:“哥,你别走。”那一刻,他特别心酸。

张瘸子出去那么多年,只是在大弟和二妹考上大学回来过,每次不胜酒力的他总是将自己灌得晕晕乎乎,傻傻地笑着重复着一句话:“高兴,高兴啊!”父亲也笑,笑容却被泪水湮没。

张瘸子文化低,但头脑灵泛,服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在弟妹们相继考上大学后,他带着资金回到了家乡发展,在县上做服装批发。开业当天,来了很多当地有头有脸的人,小镇上一下闹腾了起来。街坊王婶露出羡慕的神色:“张家老大可大发了,这么多年没声没响,这一回来就成大老板,想想我家二柱子,给张家老大拈鞋都嫌慢,唉!”

刘姨嗑着瓜子不屑地说:“有钱又怎样,你瞧他那身穿戴,还没街头拉活的光鲜。钱这东西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我看你家二柱子活得比他舒坦。”

每年暑期,张瘸子总是带着大包小包出门,一去就是十来天,回来时甩着一双手,见到街坊依旧乐呵呵的,没有人知道他去做什么。

一天,当地爱心基金会举办了一场《助你飞翔》报告会,电视台同步直播。台上,一位气质优雅的女士正在讲述着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:我是大山里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。记得在我读初三的某一天,村支书来到了我家,将一件崭新的羽绒服交到我父母手里,说是一位好心人送的。那是我有生以来穿过的最温暖的衣裳。当将衣服展开时,一张纸片飘落下来,上面写着“孩子,自你穿上这件衣服起,我将资助你中学阶段的学费,如果你考上大学,我会继续,直至你完成学业”。在他的资助下,我顺利读完高中并完成了大学学业。毕业那一年,我去了村支书家,向他打听当年这位好心人有没有留下联系方式。村支书说:“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,但他来我们村的情景我清楚着呢。我让他留下电话,他说不必了。来时他走了几十里的山路,不小心将腿摔折了,他是瘸着腿离开的。”

街坊王婶一路小跑来到张瘸子的店铺,倚着货架气喘嘘嘘:“张家老大,电视上说的那个好人咋感觉那么像你啊。”

张瘸子正拾掇着明天去山里带给孩子们的衣服,抬起头朝王婶呵呵一笑:“哪有的事,巧合吧。”

第二天,张瘸子又带着大包小包出门了,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他是坐小汽车走的。王婶瞧了瞧开车的女人,思忖着:这人咋那么像昨天电视里的那个女孩呢?

本报微信公众号
手机读报
关注本报客户端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《兴发官网报》和兴发官网新闻网版权所有。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复制,转载,链接,下载使用。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-2144028
【滇ICP备12003530号-3】 【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】
版权所有:兴发官网新闻网
Baidu